根據台灣自殺防治學會指出自殺相關精神疾病、人格疾患及身體疾患一文中指出從開發與已開發國家的研究統計顯示;自殺身亡案例有精神疾病者的盛行率高達80%以上,其中以情緒性疾病的終身自殺危險率最高。而精神疾病、人格疾患、酒癮或其他疾病者,都明顯與自殺行為產生正相關,亦可能有複雜的經驗、關係、壓力等議題。根據衛生福利部(2015)心理衛生專輯也指出,民眾社會傷人案件中對精神疾病理解易有刻板印象,並非有精神疾病,就一定會發生傷人行為,這背後仍有許多影響變項存在。因此,不論是自殺或傷人評估,都不應用單一歸因方式理解或預測。

在上一篇文中提到,在人際關係中,當他人的反應不如你所期待,我們可以學習為自己的情緒負責,不強求他人滿足我們的期待,也不用過於妄自菲薄、覺得自己無足輕重。
那麼我們可以怎麼練習呢?

若時常因他人的選擇和反應,情緒起伏動盪、自我價值低落時,試著提醒自己:

『孩子在我的扶養下逐漸茁壯,當我還沉浸在與孩子打打鬧鬧的生活中,有一天我發現,孩子因為學業/工作/結婚,要離開我身邊了...天啊!我愛的孩子要離開家裡了!』

隨孩子進入幼兒園、國小、國中後,隨著校園的脈動,在假期與開學後的步調間轉換,上學代表外在現實架構更清晰、無法變動,無形間影響家庭氣氛。

最近半夜偷閒時,我常打開瑯琊榜24小時輪播馬拉松回味。裡面有一段蕭景睿對梅長蘇說的話,我每次看都依然覺得很被觸動。

蕭景睿把梅長蘇視作摯友,但梅長蘇為了幫過去的冤案翻案,用計謀時不顧景睿的感受、傷害了他,事後梅長蘇表達歉意時,景睿坦承自己曾經因此很難過,並回了他這段話:
「凡是人,總有取捨,你取了你認為重要的東西,捨棄了我,這只是你的選擇而已。
若是我因為沒有被選擇,就心生怨恨,那這世間豈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諒之處。
畢竟誰都沒有責任,要以我為先,以我為重。無論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強求。
我之所以這麼待你,是因為我願意。
若是以此,換回同樣的誠心,固然可喜。可若是沒有,我也沒有什麼好後悔的。」

前一陣子很風行的迷你倉庫,反映了許多人在居家收納上的小煩惱。因為家裡沒有足夠的存放空間,以至於需要在家裡以外的地方尋找另外一個足夠安全又同時具備隱私的位置,擺放那些不常使用、卻也不捨丟棄的物件。

我是心理師,也是內在事件的倉庫管理員。

心理諮商就像是一個寄放內在事件的過程,當你決定要把物件放到迷你倉庫而非回收車或垃圾車時,就代表這個物件對你必定有某種意義,所以他必須被暫時保存好;又或者是一下子塞進了太多的東西,你的家就是放不下了,一定要把某些東西先移出來才能繼續生活。現實總是很骨感,人的內在空間是有限的,這些東西可以移到哪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