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議題

1997年的盛夏,阿勇與父親正一邊吃著午餐配新聞節目。電視裡正播著「警方以妨害社會善良風俗之嫌,大規模取締常德街聚集取樂之男同性戀四十餘人帶回偵辦」的新聞。 父親:「這些人真是不要臉,好好的男人去做什麼同性戀。」 ...
小晴是30歲出頭的女性,曾經交過幾個男友,但在這幾年才發現自己會喜歡女生。雖然對她來說有點困惑,怎麼這年紀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雙性戀,但就是喜歡上了,她便也順著自己的感覺,跟女生交往,也享受在關係中。 但到了社會所期待的適婚年齡時,處於單身期的小晴陷入了煩惱。 其實她很清楚知道自己對男生和女生都會有愛的感覺,甚至現階段自己是比較容易受女生吸引的,但想到社會上大多人還是對於同性在一起是不那麼友善的,還是讓她有點顧慮。
對於許多同志來說(LGBTQ),出櫃一直都是重要的議題。這代表著身份的認同以及位子的展現,而這往往參雜許多出櫃者以及被出櫃者之間的互動所帶出來的情緒,而我認為最大的難是來自於...
彩虹中製造一些些浪漫 108/5/17《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 在立法院三讀通過,代表著各位同性伴侶今天起可以至戶政機關登記結婚。 亞洲第一「同婚登記」就在台灣...
台灣婚姻平權運動發展至今,說實在的,面對依舊龐大的反同勢力,有時真覺得累了,想用一句「反正裝睡的人叫不醒」就忽悠交代過去好納涼了,尤其是當我看著那些,照樣打著愛家護家旗幟堂而皇之的存在時,著實叫人加倍厭世,怨天不憫民放任妖孽橫行。 後來我明白,當我把焦點放在與反同對抗時,我確實會累會耗竭,因為在我心中有無盡的敵我、無邊的分裂、無數的輸贏,可我己身的氣力卻是有盡有限的;然而,當我把目光著眼於愛時,能量便可以源源不絕,因為,我無法不愛我的同志朋友啊!我不捨得他們持續煎熬受苦啊!當我與愛的源頭同一陣線時,即便我明白仍須面對反同的聲浪壓境,但我彷佛「慈悲沒有敵人」的加持力上身,足以無礙無騖於反同的聲嘶叨擾,持續大步歡欣邁向自由大道,為預祝平權的到來舉杯同甘苦。
2014年3月19日我打開電腦,才赫然從學生所po的臉書圖文發現 ,他昨晚與學運夥伴一同突破警備防線佔領立法院,現正持續在立法院內現場投入第一線的抗爭行動,後知後覺的我,才開始思考可以為他們做些什麼。於是在心理、社工等助人工作者聯合成立318學運心理諮詢服務站後,即便當時我還只是屈屈一介實習心理師,仍決意躋身投入貢獻我尚生嫩的心理專業。
第 1 頁,共 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