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有強迫症哦!?」在生活中常常聽到這種調侃的話語,偶爾被調侃一次還覺得沒什麼,但如果被調侃的次數越來越頻繁,又偶爾自己也覺得有些小習慣好像和大多數人都不太一樣,還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強迫症咧!(三人成虎真可怕)

107年10月21日,美麗的宜蘭新馬車站發生了普悠瑪列車在台灣服役以來最嚴重的出軌意外,造成上百人的傷亡與財產損失。全台灣人都「感同身受」,也有許多人顯露了人性溫暖的一面,盡著自己的能力想要幫助流了血的同胞、受了傷的土地。

不過我們還注意到,有些人或許不是死傷者親友,也沒有搭上那班列車、沒有目睹那可怕的事發經過,但這兩天也「如臨現場」一樣感到恐懼、悲傷、絕望、驚慌。為什麼會這樣呢?這不過是另一起不幸的新聞事件、離我很遙遠不是嗎?

隨著大眾對情緒疾病的認識與了解,「憂鬱症」這樣的字眼愈來愈能被社會所接納,大家不再是憂鬱症為災難避之唯恐不及,是對心理健康認知上的一大躍進;然而,真正罹患憂鬱症的人,不一定能意識到自己正被這個疾病所苦,呈現在身體上的可能是容易疲累、頭痛、胃痛或身體器官上找不出病因的疼痛,往往會誤以為是壓力所導致而輕忽症狀,大眾對憂鬱症的認知若只是處於表面的理解、甚至一知半解,卻也容易讓憂懼症被過度解釋、誤用、將憂鬱症認知為就是這個人的意志薄弱、就是想不開才導致憂鬱,覺得只要轉換心境、堅強一點,便能好轉,甚至對身邊的人亂扣上憂鬱症的帽子,反而忽視了對疾病的真正認識,相信仍有不少的人因為擔心求診身心科或精神科而擔心被貼上「不正常」的標籤,而刻意輕忽疾病對自己帶來的影響,不去尋求專業醫師的治療,導致錯失了憂鬱症患者被治療的最佳時機。

​你知道嗎?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的推估報告,到了民國150年,社會上65歲以上的老年人幾乎佔了39%,平均1.3名青壯年就須扶養1位老人,和現在的扶養比相,每位青年的負擔將增加4倍!因此我們在照護上不能只是單打獨鬥了,提升長輩的身心健康,不再只是銀髮專屬的議題,而是全民努力的目標!

在眾多的高齡常見疾病中,失智症是你絕對不該忽略的,原因很簡單,即使有一部分的失智症無法完全治癒,但早期的醫療介入卻可大大提升失智症的治療效果,甚至有一部分的失智症是可逆的。然而,「老化」和「失智」之間,彷彿有一段神秘的空間,讓人搞不清楚「失智,這樣算不算」,以下提供一些簡單的準則,讓大家有機會觀察一下身邊的長輩。

在諮商中,有許多來談者會談到關於自己的忌妒感受。
「為什麼我唸書唸3、4遍,成績還是比不上那些一邊念書、一邊玩社團的同學?」
「憑什麼有些漂亮的女生,就是可以輕而易舉的要求別人?」
「在我爸媽眼中,我總是比不上我弟…」

這些來談者帶這這樣的忌妒感受時,他們一方面呈現出忿忿不平,然而隨著談話的進展,開始出現許多對自己的懷疑,覺得自己不夠好或能力不足,所以無法達成或擁有這些想要的事情,因此陷入自怨自艾的深淵;甚至有些人還會自我責備怎麼會有忌妒這種感受,尤其是對於親近的友人或自己的手足,這種忌妒的感覺就像一根在胸口上的刺,難以拔除但又耿耿於懷。

最近的新聞版面很哀傷,有好幾人因為各種我們無法確知的困境而選擇離開了人間。每次看到這類的新聞時總是嘆氣,但同時也勾起自己內心的害怕。在生命長河中的某些時刻,我們都曾有過那種「好想消失」、「撐不下去了」的感覺,所以得知他人自殺時,其實某種程度都是在提醒自己,自己是「生還者」,或是,曾經我們也一度站在那條鋼索上,搖搖欲墜。雖然自殺事件幾乎確定是無法根絕的事,但我們經過多年的努力,仍然在那千絲萬縷中梳理出一些頭緒。這些小小的線頭,或許可以幫助困境中的我們以及身邊的人,多一些其他的機會與選擇。以下,我將分別就「自殺徵兆辨識」,以及「自殺防治」兩個部份描述,希望能幫助到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