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近日三讀通過了《自殺防治法》,法條中明定媒體業者不得報導或記載自殺方法,且執行此法的相關工作者對自殺行為人及其親友的個資應予保密。此外,想必助人工作者們也很關心的是,法案施行後,知悉自殺自傷行為時,是否即須進行強制責任通報呢?

公視時代劇《奇蹟的女兒》於6月16日首播,衝著題材與演員陣容我搶當首輪觀眾,在電視機前靜候準點上戲。當劇中故事線上演到階級制度等環境因素對基層的不利與剝削時,女友說:「鄭導的戲都有這樣的元素。」我說:「這很好啊!有一位導演在功成名就後,沒有忘記而且願意持續關注他以往就關切的議題。」女友點點頭。

如果說《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為虎媽式的親職教養敲響了警鐘,那麼《狼的孩子雨和雪》便是以和煦的方式,貼心提醒家長們適時放手。

曾有看倌撰文疾呼:《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掀開教養困境,卻不給父母一把避雨的傘。》我能理解作者立意,因我也同樣為劇中的父母感到心疼。虎媽與受壓迫變形的孩子,是每集戲裡的共通元素,然而戲越看下去,越不得不自問,是什麼樣的文化傳承與社會脈絡,共構了這樣的教養方式,讓時代更迭即便到了看似多元民主的21世紀,這樣的戲仍能喚起如此滔天似的國民性集體共鳴,我們仍是如此需要這樣的血薦經典作為儆醒與警惕。原來,時代並不如我們以為的那般進步開明。

台灣婚姻平權運動發展至今,說實在的,面對依舊龐大的反同勢力,有時真覺得累了,想用一句「反正裝睡的人叫不醒」就忽悠交代過去好納涼了,尤其是當我看著那些,照樣打著愛家護家旗幟堂而皇之的存在時,著實叫人加倍厭世,怨天不憫民放任妖孽橫行。

後來我明白,當我把焦點放在與反同對抗時,我確實會累會耗竭,因為在我心中有無盡的敵我、無邊的分裂、無數的輸贏,可我己身的氣力卻是有盡有限的;然而,當我把目光著眼於愛時,能量便可以源源不絕,因為,我無法不愛我的同志朋友啊!我不捨得他們持續煎熬受苦啊!當我與愛的源頭同一陣線時,即便我明白仍須面對反同的聲浪壓境,但我彷佛「慈悲沒有敵人」的加持力上身,足以無礙無騖於反同的聲嘶叨擾,持續大步歡欣邁向自由大道,為預祝平權的到來舉杯同甘苦。

「我之前想自殺時,目的是為了報復,只要一想到如果我死了,媽媽和爸爸會最難過,就想這麼做。」作者的女兒如是說。

在我的諮商工作中,也常可看到這般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上演著:父母明明是愛孩子的,但父母的用心孩子卻絲毫不領情,反倒恨父母入骨,甚至想以自我毀滅作為報復父母的終極手段,就像作者女兒對作者的告白一般。

何以親子間的隔閡、鴻溝可以如此深不見底,作者在書中的血淚自白,一一懺悔著過往是如何以「錯愛」的方式教養子女,深刻悔過往昔的自己就像恐怖情人般,用自以為對的方式愛著對方,卻未能體會這樣的「錯愛」,正一點一滴將孩子的生命力殘殺消融殆盡。

2014年3月19日我打開電腦,才赫然從學生所po的臉書圖文發現 ,他昨晚與學運夥伴一同突破警備防線佔領立法院,現正持續在立法院內現場投入第一線的抗爭行動,後知後覺的我,才開始思考可以為他們做些什麼。於是在心理、社工等助人工作者聯合成立318學運心理諮詢服務站後,即便當時我還只是屈屈一介實習心理師,仍決意躋身投入貢獻我尚生嫩的心理專業。

第 1 頁,共 2 頁

Google引擎搜尋心不懶

心不懶心理諮商所

心不懶,在北投陪您一起聊心事!

台北市北投區西安街一段165巷9弄1號1樓

class


心不懶喘息咖啡

北投概念館 五股概念館

class


照顧支持小站衛教諮詢

台北市社會局照顧小站我挺你!

class

心不懶喘息咖啡/心理諮商所為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認可之照顧支持小站,以自辦或結合資源之方式,於站內提供家庭照顧者相關的訓練或紓壓和團體活動,並提供相關諮詢、衛教,視需求協助轉介給各區家庭照顧者支持中心,以便提供進一步服務。